>财经 >银行>正文莫开伟:四大国有银行日赚30亿元喜中有忧

莫开伟:四大国有银行日赚30亿元喜中有忧

近日,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中期业绩悉数披露完毕。从数据上看,2018年上半年四大国有银行共实现净利润5397亿元,平均日赚30亿元,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也出现不同程度的回升。其中,农行的营收增速和净利润增速均为最快,分别达到10.6%和6.7%。同时,不良率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净息差明显改善,已彻底走出2015年以来的业绩低迷期。

看到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经营利润上升确实令人兴奋,因为四大国有银行是我国银行的主力军,基本代表了中国银行业经营的总体向好状况。同时,取得如此盈利业绩也确实来之不易,因为当前我国银行业处在一个内外交困的特殊时期。从国际因素看,美联储加息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冲击也殃及到我国银行业的经营,加之中美贸易摩擦不加升级和加剧给我国外贸企业生产经营都带来了严重的影响,给我国银行业的发展形成了一定障碍;同时国内监管当局继续开展金融严监管,整治银行市场乱象向八大领域22个问题展开了彻底检查,同时资管新规颁布将银行表外非标业务进行了大大压缩,使得银行资金监管套利的各种暗道被完全封堵,这对银行中间业务发展带来了立竿见影的负面冲击。中期财报显示,银行理财收入出现断崖式下跌,如上半年建行理财产品业务收入 65.52 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8.29 亿元,降幅达47.08%,主要是受资管新规及理财产品市场发行成本较快提升影响。

显然,四大国有银行能在此背景下交出这么一份靓眼的业绩意义非同凡响:它表明了我国银行业基本走出经营低俗,反映了银行机构经营管理水平和风险控制能力不断提高,同时也反映了银行上下级管理人员及几十万员工狠抓业务的努力奋斗精神。最为重视的是,四大国有银行业绩回升具有重要社会意义,它打消了国内广大民众对我国银行业经营前景的普遍担忧,同时也给予国际社会一些别有用心、故意唱衰中国银行业的组织机构或个人以有力回击。

而且,还要看到,四大国有银行经营利润上升除了展现银行业经营形势向好之外,更增强了我国银行业整体抗风险能力,表明我国银行机构不可能发生系统金融危机。因为盈利能力是银行业经营成果的综合反映,它能夯实银行各项发展基石:一则,它反映了银行信贷管理水平提高,信贷投向准确,使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而且按这种形势发展下去,银行业自身发展的出路将更加宽广、前景也将更加美好;尤其更能推动信贷资产质量的优化,为提高盈利能力夯实基础。二则,它会在很大程度上推动银行业经营回归主业,经营行为不断规范,主动将资金脱虚向实,把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当成自己赖以生存的根本,主动加强与企业联系与沟通,建立良性互动、互利共赢的良好的银企关系,从根本上营造有利于实体经济生存发展的金融环境。三则,有利于推升银行整体发展素质,使我国银行业有能力、有实力加大金融科技投入与研发,并不断引进高素质人才,不断提高与新兴金融业态的竞争能力,使银行业在未来的发展之路更加稳健。

然而,四大国有银行利润能力大幅提高也确实存在令人忧虑之处。众所周知,银行本身并不创造利润,银行利润是分割企业创造利润的一部分;在社会总利润一定的情况下,银行利润占据过多或增长过快,在很大程度上是对实体经济经营利润的一种挤占,也可称之为一种侵蚀。从当前看,我国实体经济并没有恢复元气,整体仍处于相当困难时期,中央政府最近还出台了不少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优惠金融财税政策,这足以表明我国实体经济整体经营环境并没有好转,融资难、融资贵局面仍没得到彻底改观,还需继续给予“输血”。而四大国有银行利润大幅增长与实体经济盈利能力越来越弱之间形成强烈的反差。大家知道,银行利润由企业贷款利息构成,是企业重要的生产经营成本,利息支出过大,企业成本必然上升,盈利水平也就必然降低。显然,银行利润大幅提高与实体经济经营利润下降这种无情的现实,既会对实体企业产生不良的心里预期,会使不少企业更加丧失创业的激情和信心,对我国实体企业恢复生机和活力也带来较大冲击。同时也会导致实体企业的经营负担无法减轻,融资贵问题陷入更加难解的僵局。

因此,国有银行不能因为经营利润大幅提高就沾沾自喜,更不能忘乎所以,千万不能忘了实体企业这个难兄难弟,心里应抱定与企业共同走向“富裕”的目标,树立与企业共患难、同命运的经营理念,急实体企业之所急、想实体经济之所想,在服务实体经济上真抓实干:一是在实现利润大幅增长的前提下想办法推进普惠金融服务,将优惠贷款利率、优惠中间业务服务收费等落到实处,推进实体经济发展,实现银行与实体经济协调融合发展,更为银行自身可持续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二是积极配合央行、银保监会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认真落实宏观调控政策和产业经济政策,消除信贷投放与实体企业对接的一切障碍同,把央行降准释放的流动性都投放到实体经济身上,遏制一切资金脱实向虚行为和监管套利倾向,自觉整治好经营中一些混乱行为,为净化银行经营市场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为破解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困局创造有利条件。三是重新制订和规划支持实体经济信贷战略方案,掌握实体经济生存发展中的实际困难和倾向性苗头,找准信贷支持的突破口,充分满足实体企业合理的信贷需求,让信贷资金发挥出支持实体企业的最大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